枫临

恶毒的女人

   我正在床上躺着,一个名叫手机的姑凉跑过来,抱着我的手说,官人,人家等你几个小时了,你都不来陪陪人家。我于是,用手摸着她的身体在她身上遨游 ,她时不时的发出颤抖和声音。我用手在她下半身轻轻触碰了一下,闹钟没响了。
  

  我坐起来,开始宠幸我的手机。一个恶毒的女人—业,叫我在她身上留下独特的印记。我于是用手一甩,将它丢在地上。

   第二天

    当老师说,同学们交作业了。我才想起那恶毒的女人。